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洪高个人主页

顺天从性——愚的智慧 柔的意志 啬的道德

 
 
 

日志

 
 
关于我

想过去,不为断简蠹书之业,忘做皓首穷经之士,到而今,徒荷饱食国粹之躯,以文雅之表裹贫瘠之腹,再重来,追寻历史旧梦,守望未来辉煌。

网易考拉推荐

教 师 的 爱  

2008-09-30 09:26:29|  分类: 漫笔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 师 的 爱

 

  谁能告诉我,我是谁?

  大戏剧家莎士比亚通过剧中人李尔王之口极其痛苦地喊出。

  古希腊哲人苏格拉底也告诫人们:“认识你自己。”卢梭评论“认识你自己”这句名言说:它比伦理学家的一切巨著都更为重要,更为深奥。

  成千上万的人都很难认识自己。

  古希腊有一个古老的传说

  一个狮身女妖斯芬克司它盘踞路口,向过往行人出谜,谁若是回答不出,就会被它撕成碎片吃掉。它向俄狄甫斯提出一个很难解答的谜语:“什么动物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傍晚用三条腿;腿最多的时候正是它最软弱的时候?”俄狄甫斯猜中了这个谜语,于是斯芬克司大叫一声,从悬崖上跳下去摔死了。

  俄狄甫斯的答案是这样的:当人幼年的时候,要用四肢爬行,等长大了,就能站起来用两条腿走路,到了老年,行走不便,就要加上一条拐杖,因而变成三条腿,幼年是人一生最软弱的时候。

  这个传说,哲理的涵义很深。恩格斯说斯芬克司就是大自然,我说它不仅是大自然的代表,也是人类社会的化身,它向每个人、每个时代和每个民族提出了人是什么的问题。谁能正确地回答它,谁就能获得幸福。否则,就会落入斯芬克司的魅爪    遭受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惩罚。

  教师就是帮助学生认识自己的人。

  我们教师不仅要帮助学生认识自己,还要帮助学生按照未来的要求创造一个崭新的自我。

  青春易逝,就象一朵美丽的鲜花,外美是短暂的,迟早要凋谢。一个人没有第二青春,国家把学生青春年少、风华正茂的时期交给我们教师培养,这意味着对我们极大的信任,如果我们不尽心尽力,浪费学生的青春,难道这不是对学生的大不敬,对国家的大不敬,对人民的大不敬。这就要求每一位教师,为了我们辉煌的事业,为了我们可爱的学生,“请将你的脂膏,不息地流向人间,开出慰籍底花儿,结成快乐的果子。”这就给教师的爱赋予了更高更强烈的艺术性。

  这种爱,是一种爱的能力的表现,它不是被人喜欢意义上的情感,而是一种为被爱者    学生的成长和幸福所做的积极奋斗。

  这种爱,它包容着广袤的内涵,囊括着深遂的哲理,鸣奏着美妙无私的旋律,构筑着人间觊觎的灯塔。

  这种爱,是一切美好事物的化身,如一朵洁白的花,带来了生活的芬香,似一块无瑕的璧,雕琢出心灵的向往,是生命的甘泉,带给学生以智慧的火花,希望的彩霞,理想的风帆,未来的图画。

  这种爱,凝聚着教师的全部才学和心智。教师们凭借语言的魅力,遵循教书育人的艺术规律,用感情的力量,融理智的真意,道德的熏陶和美的感染力为一体,化真理为春雨,浇开璀璨的理想之花,育出累累硕果。

   教师的爱的付出,首要的是要善于归因,以理服人。

  所谓归因,就是对别人行为原因的推论。《淮南子·说山训》中说:“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唐诗人唐庚也有诗句:“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一片黄叶无声落下,便知秋天来临,然而须知也有例外,夏天也会有因虫害而枯黄凋零的叶子。“闲云生不雨,病叶落非秋”,就告诉我们既要善于透过“一叶”之落推想到秋天“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景象,又要谨防被偶然的“病叶”挡住视线,判错了秋景。

  教育工作者,堪称心灵的大夫,不仅要熟悉学生的思想感情,懂得学生的心理特征,而且要善于摸准学生的思想脉搏,把握学生思想症结,对症下药,才能疗效显著。

  我发现有一位女同学,埋着头,对着课桌下照镜子,我把她这种现象称之为那西斯迷恋。为何称之为那西斯迷恋,那西斯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位美少年,整天对着河水欣赏自己的容貌,并且为自己的美貌所陶醉,最后跌入河中溺死了。我对她这种那西斯迷恋做了一个归因。

  个人因素:她很爱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无可非议。但她没有正确的审美观,盲目迷恋自己的外貌。

  环境因素:物欲横流,商品琳琅满目,时装不断翻新,青年男女争奇斗艳。书斋气很重的高等学府里也闪烁着咖啡馆的霓虹灯,飘扬着迪斯科音乐,她能不受影响吗?与她接触的人,都夸她漂亮,她陶醉了!

  如何对她进行美的教育,帮助她建立起正确的美的观点。一天,在校园里的花台前,她拦着我问:“可爱的学校这篇文章,该怎么写?”我说:“美有可爱,学校哪些地方美你知道吗?”我有意识往美这个角度引。紧紧扣住“自然美外在胜于内在,社会美内在胜于外在,而且要求内在相和谐”这一观点。严肃指出了她那种那西斯般的自我迷恋,自我陶醉,并告诉了她两句格言:

 “身体的美若不与聪明才智相结合,是某种动物性的东西。”

 “应该学会把心灵的美看得比形体的美更可珍贵。”

  两天后,她拿着一个笔记本很腼腆地要我把这两句话题在她的笔记本上。从这里可以看出,她心悦诚服地接受了我对她的教育。

  教师的爱的付出,要注重感情投入,以情动人。

  要使自己的语言感动别人,就应当在其中注入自己的血液,艺术的魅力,饱含着教育者全部感情的结晶。情不深则无以惊心动魄,没有发至肺腑的真情实感,教育工作就不能达到“快若掀髯,愤者扼腕,悲者掩泣,羡者色飞”的出神入化的佳境。

  人们历来推崇严师,“教不严,师之惰”,应该承认这《三字经》中的这句话是有深刻道理的,但能否严得合理、合度,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有的人,始终摆出一副教师爷的高傲样子,拿着一副师道尊严的架子,对学生神气十足,肝火旺盛,耳提面命,颐指气使,结果学生都敬女神而远之,貌恭而心不服。爱是对事业的忠诚,是对学生的无限期望,有了爱满天下的胸怀,严才会有效果。“严”要严在“理”上,爱中有严,严中有爱。

  当教师的教育没有被学生理解和接受,方法不当,情不通则理不达,感情相悖,即使是金玉良言,免不了好雨浇在石头上。

  泰戈尔说:“不是锤的打击,乃是水的载歌载舞,使鹅卵石臻于完美,似水柔情,力胜千钧。教师的艺术魅力,也正是蕴藏在那深遂的哲理与丰富的感情所凝成的教育之中。

  郭老妙语回春的佳话,就是极生动的例证。1962年郭老游览普陀山“潮音洞”,拾得一册笔记本,扉页上写着一联“年年失望,年年望,处处难寻处处寻”,横批“春在哪里”。再翻一页,是一首绝命诗,并署当天的日子。这不是一个呼喊着“谁能告诉我,我是谁”的人吗?担心要出不幸,焦急的四处寻找失主,结果找到一位神色忧郁的姑娘,考大学两次落榜,恋爱又遭挫折,决心魂归普陀。郭老称赞姑娘对联写得好,只是下联和横批太消沉了。他微笑着问道:我替你改一改,你看如何?失意的姑娘无法推辞,只得点点头。郭老改道:“年年失望年年望,事事难成事事成。”横批:“春在心中”,帮助姑娘认识了自我。姑娘听后,感佩不已,终于向郭老吐了心头事。郭老听罢,凭他的博学多识,又吟一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姑娘也知道这是事事难成事事成的最好注释。从中姑娘也认识了一个崭新的自我,当姑娘知道面对的这位其言谆谆的含笑长者是一代宗师的郭沫若时,万分惊喜与感激不禁,吟诗感谢恩师救迷航。鸟道行尽,天宇乍开,姑娘绝望的心中,终于又扬起了希望的风帆。

  郭老给我们教育工作者作出了光辉的典范,人情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感召力量,郭老的说理真是春风化雨点滴入土,情理交融,把要说的深刻道理象盐溶于水一样,溶化到感情中去,使姑娘感受到一种特别的爱,它比母爱更细腻,比父爱更广博,比爱情更质朴,比其它一切亲情之爱更纯洁更高尚,这就是教育者的爱。

  到此,我想起了清代大画家石涛画的一幅《黄山图》,画上写着“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下面还盖有一个图章,印着“搜尽奇峰打草稿”。我的心中悟出了一个道理:一个艺术家要以创造的对象为师为友,那么教师就应该以学生为师为友,“学生是我师,我是学生友。”石涛说搜尽奇峰打草稿,我想如果我们教师能摸到学生的脉搏,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喻之以义,施之以爱,导之以行,就能做到“良药不苦口,忠言不逆耳。”

  教师对学生的爱,它没有神秘的宗教色彩,充满了人性人情,并为人们司空见惯;它又比神秘的宗教更神秘,因为这种爱,是一种奉献和牺牲,一种崇高的艺术。它是滋润心田的春雨,惊醒冥顽的响箭,催人奋发的号角,锻造一代新人的利器。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