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洪高个人主页

顺天从性——愚的智慧 柔的意志 啬的道德

 
 
 

日志

 
 
关于我

想过去,不为断简蠹书之业,忘做皓首穷经之士,到而今,徒荷饱食国粹之躯,以文雅之表裹贫瘠之腹,再重来,追寻历史旧梦,守望未来辉煌。

网易考拉推荐

悲 苦 蝉 声  

2008-09-30 09:30:20|  分类: 文艺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悲 苦 蝉 声

 

  中国文学的基本性格,是受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道两大系统的影响而成的。中国文化是一种象征文化,中国文学的性格也能从象征物中获得启动。历经千百年,悲苦、凄楚的声声蝉鸣,恰恰反应了中国文学的性格。

  一、天人合一和文学性格

  传统文化以儒道文化合一为主流,二者都主张天人合一。

  儒家的“天人合一”,其归宿在于人伦关系的调节,侧重于道德性,主张人格重于文章。因此,儒家偏重于法度,强调现实主义,注重于研究人的创造的具体方法,从思想内容到艺术形式,都有比较严格的规范化要求,反对离经叛道。

  道家强调“天人合一”,其归宿在于人与自然的融合,侧重于自然主义,反对人为,尤其视道德为虚伪,视人生为尤赘,故鄙弃一切法度,以能达到天生化成为目的。

  故中国文学的基本性格有二:一是道德性格:是以“思无邪”、“归于正”、“文以载道”等道统与文统相结合而形成的现实主义;二是自然性格:是以物化精神,回归自然,追寻自然等超越世俗的自然思想而形成的自然主义。

  二、文学意境与苦蝉情声

  文学创作中的意境的重要特征:超言绝象或言外之意的理论。就是从道家思想中推衍出来的。老庄从“道”的无形无象,不可言喻的角度出发,认为言是不能尽意的。但它可以作为象征的工具,使人由此得到“言外之意”。当我们透过“没意忘荃”、“得意忘言”的思辩哲学的观念性语言,而对它进一步有所了悟时,它便升华为一种高超的艺术精神。

  其一:

           虞世南

  垂缕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诗人强调了蝉声远传,是“居高”而自能致远,不是籍助于秋风的传送,蕴含了一个真理

  立身品格高尚的人,并不需要某种外在的凭籍自能声名远播。“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于后。”突出强调了人格的美,人格的力量。

  其二:咏  蝉

                   骆宾王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在“世混浊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的情况下,确也是“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卿须怜我我怜卿”,只有蝉能为我高唱,也只有我能为蝉长吟。

  其三:

                   李商隐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钱钟书说:蝉饥而哀鸣,树则漠然无动,油然自绿也。树无情而人有情,遂起同感。蝉栖树上,却恝置(犹淡忘)之;蝉鸣非为我发,我却谓之“相警”,是蝉于我亦“无情”,而与之有情也。错综细腻。

  综上三首咏蝉诗,都带有自况的意味,将蝉人格化。沈德潜说:“咏蝉者每咏其声,此独尊其品格。”的确属一语破的之论。

  诗人施补华说:“三百篇比兴为多,唐人犹得此意。同一咏蝉,虞世南‘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是清华人语;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是患难人语;李商隐‘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是牢骚人语。比兴不同如此。”三诗因作者地位、遭际、气质的不同,虽同样工于比兴寄托,却呈现殊异的面貌。构成富有个性特征的艺术形象,成为唐代文坛咏蝉诗的“三绝”。

  三、蝉声中的文学性格

  1、带有浓厚的人文气息

  他们“表面虽想望超世,而骨子里仍有很浓厚的儒家激世主义的色彩,他们到底还没有丢开中国民族所特具的人道。”(朱光潜语)

  2、性情与道德合一,文学与人格合一

  儒家的“中和”原理和道家的万物复情说相互补充,深刻影响了中国文学的创作与发展。其一,中国文学之成学,不仅在其文学风格与技巧,而主要在于作家个人的生活陶冶和心情感映,即重视作家的人格,使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及忠君报国、交友爱民成为文学的最高题材,而爱情、家庭、个人在文学作品中表现不强烈。其二,从道德立场出发,视俗文学为旁门左道,市井下流,不能登上文学的大雅之堂,只能流传于民间。其三,不以表达纯情的文学为上品,往往是情理兼综,文质并重,富有委婉、含蓄、典雅、肃穆,而缺乏直率、狂热、奔放、潇洒。

  3、委运知命的乐天精神

  中国文学深知中国哲学“天人合一”思想的影响,往往把宇宙看作是一个生生不息的有机整体。在此影响下,文学作品亦多把人和自然,人与人的关系描写成一种亲和关系,很少表现人的自由意志对命运的抗争。中国文学中没有悲剧,在死亡与毁灭中显出崇高,给人以陶冶。陶渊明“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的诗句,正可反映中国诗人平和中庸的心境,他们作品中也有“悲”、“怨”等心理矛盾的反映,但仍然缺乏波涛汹涌的激情和极度的内心矛盾。中国民族是乐天的民族,王国维说:“善人必令其终,而恶人必离其罚,此亦吾国戏剧小说之特征也。”

  从悲苦的蝉声中能否真正悟出中国文学的性格,这不是文学欣赏能力的问题,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本质的把握问题。因中国文学缺乏独立的文学品质,都打上了政治文化的烙印,所以,应从文化角度去思考、领悟。这也是感悟中国文学的正确途径。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