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汤洪高个人主页

顺天从性——愚的智慧 柔的意志 啬的道德

 
 
 

日志

 
 
关于我

想过去,不为断简蠹书之业,忘做皓首穷经之士,到而今,徒荷饱食国粹之躯,以文雅之表裹贫瘠之腹,再重来,追寻历史旧梦,守望未来辉煌。

网易考拉推荐

在升腾与坠落之间  

2009-10-10 18:09:46|  分类: 文艺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升腾与坠落之间

——漫论雪儿的爱情模式

 

 

  雪儿的作品《有一种爱很凄迷》、《一半是淑女,一半是妖精》《曾经的最美》《这一世,让我做你痴情的女子》《天涯共此时》等作品构造了一种注重当下体验的爱情模式。这种爱情模式的特点,是将现世生活的一切甜酸苦辣、喜怒哀乐,都看作是世俗人生的一些无法回避同时也是不可或缺的构成要素,从中去体验人生的意味,了悟人生的真谛。这种爱情模式打破了长期以来关于美好人生和理想生活的心造幻影,使人们能够更加真切地直面现世生活,更加执著地眷恋现实人生。

《有一种爱很凄迷》:遇到你是一种奇迹,尽情地享受着玫瑰花的艳丽,爱情被施了魔力,梦里追逐着你的影子,仿佛夸父追日亘古不变。爱的路太凄迷。短暂收藏的美丽,苍白而无力。《曾经最美》中写道:听着婉转缠绵、如泣如诉的“曾经最美”,无端地生出许多愁绪,莫名感伤,曾经的最美,无限的回味,从沉睡中唤醒,模糊已久的记忆,逐渐清晰,悠悠往事,掠过眼前。《天涯共此时》:“我在时光之畔,弹响世纪梵音,将尘世的繁华与凋零,穿过海角天涯遥寄繁星。”

  《这一世,让我做你痴情的女子》写道:

  “让我做你眸中最痴情的女子吧!

  ……我只想轻轻地问你,是否看得见我眼中的期待?

  ……是否听得见莲花凋零后的心碎?

  ……你就是我今生永远的眷恋!

  ……是否还记得那年十月雪花飘落于窗前的那份浪漫和心醉?

  ……原来我已爱你至深,深入骨髓!

  ……今生的你,可知道那声轻唤只在曲外,我在红尘里将你默默守候?”

   雪儿所认定的这种社会人生哲学,在她的作品中,主要是表现为一种“知足”、“能忍”和“顺乎自然”的人生态度。按照哲学家冯友兰先生的说法,这种人生态度是属于道家哲学范畴的一种“获取相对幸福”的人生哲学。

  冯先生认为,道家哲学尤其是它的创始人之一庄子把世间的幸福分为绝对的和相对的两种,能够自由地发展人的“自然本性”,充分地发挥人的“自然能力”,就能获得“相对的幸福”。

  也许雪儿的这种人生哲学是其个人的一种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和人生体验 ,这种人生哲学就主要是通过一些普遍的人生经历宣示出来的。

《有一种爱很凄迷》:想爱不容易,走不出世俗的偏激,原本就是两个轨迹,游走道德的边际,是对爱情的亵渎。心底孤寂,悠悠情丝,枝叶上摇摆的那份相思,阳光下显得那么的真实。《曾经最美》中写道:怀念,怀念彼此心灵相拥的那份温馨、浪漫与感动,天是蓝的,云是白的,日子是灿烂的,生活是快乐的。《天涯共此时》:“点点相思溶进明月,飘渺音乐醉了心绪,于是,我便在这夜色里与你相拥相携, 在幸福的岸边,与你琴瑟和鸣。”

  雪儿所取的是一条中间路线。这种中间路线既不让她笔下的人物远离人间烟火,在超然物外的精神世界中讨生活,又不让她笔下的人物过分沉溺于欲潮商海,在物质的世界中实现人生的极乐。她既让她笔下的人物满足人生欲望,又不失时机地把她笔下的人物从无限升腾的欲望之巅拽落下来,使他扎扎实实地回到现实的地面。在升腾与坠落之间,她让她笔下的人物获取的是一种极为有限的“相对幸福”。

  就追求个人幸福而言,雪儿作品无疑都充满着饱胀的人生欲望,雪儿的这些作品中的生活总是充满着一种诱人的光彩。作品中的人物既然都是一些活生生的感性存在,既然他们都要凭借一定的时代条件才能获得个人的幸福,因而他们也就不能不受自身的存在和时代条件的限制和制约,他们因而也就不可能把这种获取个人幸福的追求和已经获得的个人幸福发挥到极端状态。

《有一种爱很凄迷》:很想走向你,甜蜜的相依。期盼的幸福遥遥无期,心头的伤痕已没了印迹,怀念总是不如夜深的回忆。走进你的梦里,瞬间的情醉心迷,再也无法说服自己,就这样默默地与你分离。《曾经最美》中写道:期盼着,期盼着彼此的心灵感应;幻想着,幻想着能够与你展翅于蔚蓝的天空。《天涯共此时》:“听,是谁用热切的呼唤,将沉睡的心灵唤醒,瞬间,满园的玫瑰花,遍眼悄然绽放。”

 雪儿所给予她笔下的人物的始终是一种有限制的或受制约的“相对的幸福”。这种限制或制约的因素,在她的这些作品中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是对象性的限制和制约。其二是自身的限制和制约。其三是某种社会历史因素的限制和制约。

《一半是淑女,一半是妖精》讲述了一个悲剧故事:一个青春、活泼、好动的菲儿,总是给人带来快乐。可菲儿还有另一面:忧郁、低沉、落寞、放纵。白天,衣着端庄,彬彬有礼,扮演着职业女性优雅、淑女的角色。晚上,穿着性感、开放的服饰,画着浓妆,戴着假发,寂寞的灵魂便开始四处漂移,招摇地流连在酒吧、歌吧等娱乐场所,放肆地与男人调情,有如妖精。为此,引出人们去探求个真情。

  无论何种情况,这些描写都表明,“人作为自然的、肉体的、感性的、对象性的存在物,和动植物一样,是受动的、受制约的和受限制的存在物”(马克思语),因此,人也就不可能无限制地发展他的欲望,也就不可能超越他的环境和对象的限制和制约,将他的人生追求发挥到极端状态。因此,人在现实世界中所能得到的,也就永远只能是一种“相对的幸福”。雪儿的作品真实地描写了人在现实中的这种存在状态。

《有一种爱很凄迷》:挽留没有任何意义,不如早早放弃,别了,我的心灵知己,让你回归原来的自己,是我的诚挚。《曾经最美》中写道:以为,你我会在春天携手,放飞你我的梦想;以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潇洒地转身后。《天涯共此时》:“岁月载不动惆怅,流水荡不去离愁,断线的风筝飘过天边,将我湿润的希望永远收藏。”

   营造在升腾与坠落之间的爱情模式,从本质上说是属于获取“相对幸福”的人生哲学的一些基本方面而言,雪儿更倾向于强调人的现实存在的受动性,更倾向于接受这种受动性的制约和限制,甘于承担和忍受生活的重压与矛盾,

  因为这种受动性的制约和限制,不能充分地发展自己的“自然本性”、发挥自己的“自然能力”,做他们所爱做的和所能做的事情,但却能在受动的人生中通过自我体验去求得一种心理上的顺应和平衡。表现出一种类似于儒家所说的“怨而不怒”的处于中和状态的性格特征。

《有一种爱很凄迷》:在你眼前消失,悠然的理智,惊醒了梦中的我和你,发乎情,止乎礼,这才是爱的真谛。尘封起来的日记,了却前世我欠你的情意。《曾经最美》中写道:现实的冷漠,拉开了你我的距离,注定了你我的错失,早已感觉不到彼此的真实,宛若两个熟悉的陌生人。《天涯共此时》:“苦苦的等待,无言,深深的思念,心醉,我们,即便远隔天涯,却依然相互守望。”

  在这里,人的受动性,是雪儿为她的人物设置的一个终极限度。这个终极限度也是一种道德和价值的标尺。她决不允许她的人物逾越这样的限度。正因为有这个终极限度存在,雪儿当今时代过度膨胀的私欲,有一种比较清醒的批判意识。

  我个人认为,在道家人生哲学中,接受受动性的限制,知足能忍、安贫乐道是一种“顺乎自然”的表现,所以能获得“相对的幸福”,不失为“幸福之人”。

《有一种爱很凄迷》:淡淡的,我来了,淡淡的,我又走了,留下一份记忆,裹住了来世尘封的浓浓爱意!《曾经最美》中写道:终于醒悟,其实你不过是我生命雨季里的一个闪电,我也只不过是你生命雨季里的一道彩虹而已。我不是你的谁,你亦不是我的谁,你我只是擦肩而过的缘分。尘封的记忆,曾经的最美,是岁月留给我们的安慰。《天涯共此时》:“会否,有一片思恋的园林,让你我常驻芳华,会否,有一首无言的情歌,在你我心中永远弹唱。”

  “顺乎自然”的表现,属于道家人生哲学的范畴。只不过一者是外在的“自然”,一者是内在的“自然”,二者都不可违拗,二者都应当顺应。在追逐物质实利、私欲膨胀的时代, 雪儿取一种节制的态度,所构造的爱情模式既不排斥世俗的生活追求和享受,又主张对人生的欲望有所节制和超越,以这样的人生哲学来回应当今社会,无疑具有一种警醒世道人心的作用和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